昔日大牛股悲惨落幕!99.8%跌幅创A股纪录 董事长曾抛炒股“赌博论”

时间:2020年09月16日 06:58:35 新太阳财经网


  在过去的30个交易日里,千山退连续29个交易日1字跌停,股价从3.81元/股直落至0.19元/股。最后1个交易日里,千山退不仅打开了跌停板,还吸引了超过1800万资金入场搏杀,股价一度从跌10%拉升至涨10%,全天成交1895万,换手率高达36.59%。

  若从最高点(2015年6月初)算起,千山退股价跌幅高达99.8%,创了退市股票的最大跌幅。此前,乐视网曾以99.62%的跌幅创下A股史上最大幅度下跌纪录,但此后这一纪录很快被神雾环保(下跌99.68%)打破。如今又被千山退(下跌99.75%)打破。

  但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千山退重返A股已然无望。

  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千山退有4.82万户股东,时至今日不知几人能逃离火海。8月6日晚间,千山退发布公告称,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一场闹剧似乎以“多输”收场。

  有机构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坦言,当前A股市场新陈代谢明显加速,上市、退市流程都大大缩短,一些投资者习惯在垃圾股、问题股上来回炒作,风险之高不言自明,千山退这样的个股会越来越多,投资者应该注意规避。

  末日狂欢,1800万资金刀口舔血
  千山退原为千山药机,起家于制药专用设备,2011年登陆A股。2015年牛市期间,千山药机逐步涉足慢病管理等领域,后续又通过各种投资傍上“基因检测”等概念,股价一年期间从4元每股左右上涨至最高76.12元每股,成为当年市场的热门牛股。

  当年上涨有多疯狂,现在下跌就有多凄惨。

  2020年8月5日,千山退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之时,股价为3.81元/股,随后更是进入了疯狂的下跌通道,连续29个交易日跌停,期间几乎没有任何成交。截至9月14日,股价为0.19元每股。

  即便公司股价如此疯狂,仍然有不少资金刀口舔血,在最后一个交易日疯狂买入。

  9月15日,千山退不仅打开了跌停板,还吸引了超过1800万资金入场搏杀,股价一度从跌10%拉升至涨10%,全天成交1895万,换手率高达36.59%。

  9月15日的龙虎榜显示,当天买入前五的营业部分别为中信建投广州中山路营业部、东方证券成都建设路营业部、华泰证券杭州求是路营业部,东兴证券长沙韶山北路营业部以及国元证券江西分公司。东方证券成都建设路营业部堪称退市股搜集专业户,此前曾在8月份交易过濒临退市的神雾退和盛运退。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公司财务造假劣迹斑斑,“赌博论”曾震惊市场
  千山退可以看做A股众多“垃圾股”的一只典型,公司2011年上市,2014年创业板牛市起航,公司通过多种方式,不断给自己贴上“基因检测”、“智能穿戴”等概念,借着市场的东风股价一度风生水起。但是实际上,公司经营已经千疮百孔,财务造假等恶行早已潜行其中。

  8月6日,千山退发布公告称,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当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证监会认定千山药机2015年、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同时存在2017年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等相关情形。

  在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披露的信息中,展现了千山退种种不堪的财务造假手段。比如,2014年12月9日,千山药机与华冠花炮签订了烟花生产线合同,销售数量10条,销售金额1.05亿元。千山药机2015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2015年,完成10条烟花生产线的生产交付和调试安装,收到销售回款7883.10万元,确认了销售收入8974.36万元、利润5769.37万元。

  经查,华冠花炮2015年至证监会现场调查截止时未取得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也未完成相关烟花生产线的安装和厂房建设。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千山药机实际仅向华冠花炮交付1条烟花生产线,作为华冠花炮试验和展示使用。立案调查后千山药机才于2018年2月6日至10日向华冠花炮交付剩下的生产线。被调查时,上述生产线未拆除包装予以安装、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无法确认其实际交付的真实数量。华冠花炮2014年至2016年没有向千山药机转入任何资金。上述行为导致公司2015年虚增收入8914.36万元,虚增利润5769.37万元。

  2016年,公司通过与华冠花炮的虚假销售交易,又虚增收入2.2亿元,虚增利润1.37亿元。此外,公司还通过虚减应收账款、虚增在建工程、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不断粉饰财务报表。

  到了2017年,千山药机的风险终于全面爆发,公司债务违约,金额巨大的民间借贷、关联方资金占用、对外担保以及不明原因的资金收支事项让年报难产,本应2018年4月底前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直到2018年6月9日才披露,同时审计机构对其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后,因2018年年报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9年5月13日起,公司被暂停上市。

  从业绩上看,公司2017年亏损3.24亿元,2018年巨亏24.66亿元,2019年亏7.85亿元。

  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造假、“割韭菜”毫无底线,对于投资者的态度也令人惊叹。

  2019年4月底停牌而后暂停上市,当年5月千山药机召开了年度股东大会。会上投资者问董事长,4月25号买(的股票)26号就停牌,损失的话能够拿回来多少?

  时任公司董事长刘祥华的答复竟然是一个“赌博论”,刘祥华表示,“我们一年以来每周发暂停上市的公告,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我们这个股票目前的状况,也适合你这种心态,退市的话你可能颗粒无收,如果恢复上市,可能回报很多倍。”当下再看此番言论,不知道当时的投资者作何感想。

  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千山退有4.82万户股东,时至今日不知几人能逃离火海,而刘祥华已经被证监会处罚市场禁入,是否面临刑事处罚等尚无定论,一场闹剧似乎以“多输”收场。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千山退之前,今年以来A股已经有16家公司退市。有机构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坦言,当前A股市场新陈代谢明显加速,上市、退市流程都大大缩短,一些投资者习惯在垃圾股、问题股上来回炒作,风险之高不言自明,千山退这样的个股会越来越多,投资者应该注意规避。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